抗“疫”评论| 经此一“疫”,当知今日中国有这些“普通人”真好

yǒng

从甬从力

力及所至 生命勃发甬甬然也


疫情当前,生死关头,许多普通平凡的人表现出了令人敬佩的勇气和担当。他们的选择一笔一划写出了一个又一个“仁”字和“勇”字,正如《论语》中所说,仁者必有勇。今日,且让我们为这些“平凡者”画一幅像,从中探究他们勇气的来源。

她,是一名普通的医生……


“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

这是许多医生在成为医学生那一天的誓词,在武汉,在湖北,他们用行动诠释着当年的承诺。吉林支援湖北医疗队成员闫冰迪也是其中的一员。正如她所说,对于家庭,他们是儿女、是母亲、是父亲,但对于社会而言,他们是医生。这是责任,也是义务。

虽然口罩在脸上留下了“最美压痕”,虽然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令人疲累不堪,但有许许多多人在和他们一起战斗!正如她日记中所写,“在这场战役中,有太多太多的人都在鼎力守护着这座城市……”

德不孤,必有邻!

他,是一名普通的警察……

从警39年,年满60周岁,高光华是湖北仙桃沙嘴派出所一名社区民警,本该光荣退休的他在疫情来临后选择了“疫情不退我不退”。

白天巡查执勤,晚上在办公室简易的折叠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从确诊病人的管控、入院患者的服务,到矛盾纠纷的调解、消防安全的排查、应急工作的处置……事无巨细,高光华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面对家人的牵挂和担忧,他笑着说“没事,别看我60岁了,身体硬朗着呢!等疫情结束了,我再去带孙子!”

他,是一名普通的工人……


2月16日,李海军悄悄离开了他忙碌了数十个昼夜的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五旬汉子有个响当当的绰号——救灾铁人!从5·12汶川地震,到4·14玉树地震,再到4·20雅安地震,他的救灾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救灾荣誉证书就拿到了8本。

身边人都说:“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李海军。”

当他得知武汉市决定建雷神山医院时,正在四川做义工的他辗转两天两夜抵达工地,加入电缆敷设工作的队伍,连续奋战13个日夜,“我多做一点,医院就能早一刻建成,就能救更多的人。”

他,是一名普通的志愿者……


“知道此行凶险,已抱必死之心,始明不惧之志。如果我命数至此死在了疫区,就把我的骨灰无菌处理后洒在长江里,让它漂回湖南。” 27岁长沙小伙郑能量在朋友圈留下这样的话语后,驱车赶赴“封城”的武汉,加入了志愿者行列。每天接送需要帮助的人,奋战十几个小时,饿了就吃碗泡面,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深夜把车开到桥洞下,裹条毯子倒头就睡。

原本跟武汉没有过任何牵连和关系的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我就是来报恩的。以前我家里条件比较困难,在读大学的5年里,得到了政府和社区源源不断的关怀,还有学校的奖学金、助学金。现在,我愿意把这些温暖和真情传递给他人。”

她,是一个普通的小饭馆老板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陈红梅的“小四川”连锁餐厅关闭了其他几处店面,唯独保留了武汉市第六医院附近的“小四川”继续营业。陈红梅说,“说不定可以帮上点忙,所有人都在撤退,但是大家总要吃饭。”

有一天,一份爱心订单在外卖平台上下了25份盒饭,送给附近武汉第六医院的医护人员。陈红梅庆幸这个时候没有“撤退”,有种“终于能使上劲儿”的感觉。

他,是一名普通的医疗废物处理人员……


邢延广是北京天坛医院一名医疗废物处理人员,别小看这个属于后勤保障的岗位。试想一下,疫情之下,若是医疗废物不进行安全处理,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正因为如此,老邢从春节到现在都十分忙碌,工作起来更是走一趟就一身汗,一天身上要湿透好几次。而且由于工作中存在一定感染风险,暂时不能回家,也让他错过了和家人一起庆祝自己生日的机会。

那么平日里“胆小”的老邢对于这份“危险工作”会不会感到害怕呢?“谁不怕啊,平心而论我确实挺胆小的,家人也不怎么太支持我,但是我既然干这工作了,我得坚持这一段时间把它坚持完了。”老邢说。

他们,是三个普通的货车司机……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有人捐款,有人捐物,全国各地的爱心齐聚武汉。可东西怎么运过去呢?李高峰、李岗、范志忠,三名来自内蒙古的普通货车司机,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

从北京到武汉,一路上,3人交替开车昼夜行驶1800余公里,一路没休息,硬是吃着泡面穿越了大半个中国,把满满一车土豆、白萝卜、圆白菜等33.5吨蔬菜送到。

事后回忆起来,他们记住的并不是一路的辛劳,而是两件“小事”。一件事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为他们竖了大拇指,还叮嘱要注意安全。还有一件是当行至河南驻马店时,车辆出现了问题,正在村口值勤的驻马店遂平县小魏庄村村支部书记魏道广二话不说开始寻找会修车的村民,不到10分钟,汽车修理工黄俊杰赶来修理好了车辆。

他,是个普通的菜农……



朱平生是广西柳州市一个普普通通的菜农,和表兄弟共三人合作租种田地约80亩。当听说武汉市各类物资短缺,与兄弟商量后,决定向疫区捐赠自家种植的2万斤西芹,市场价约为5万元。

为保证武汉市民吃上新鲜的菜,西芹需要在两天内完成收割、分拣、打包。附近亲友得知,纷纷赶来支援。朱平生说,“国家有疫情,我们能够奉献一点就奉献一点,我们也没有什么帮得到的,大家有心的帮一点,有责任、有能力的就帮一点,祝患者平平安安的,早日出院。”

他,是一名普通的社区工作者……

“有很多居民上门来,我们一开始都有点懵,就是被他们骂,等他们解气了,我们再来给他解释,再来安抚他。” 武汉市洪山区珞南街洪珞社区书记黄恒说。

居民生活用品不足,他们要帮着采买;社区轻重症患者的信息,要妥善登记;居民各种各样的诉求,要逐个解决;相关的防疫管控措施,要不打折扣地落实……人力有穷尽,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所以有时候被埋怨甚至被骂几句,也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

非常时期的社区工作强度超乎想象。手拿两部手机,守着一部座机,几乎每天都要不停地接打电话。一直有腰椎间盘突出老毛病的黄恒有时候在工作中后腰疼得钻心,干脆就躺在办公室地板上接打电话安排工作。他当然知道这个毛病需要静养,可社区里有9000多居民需要他……

她,是一名普通的旅居美国的老华侨……


叶细英,98岁,旅居美国旧金山多年的老华侨。

当老人家得知儿媳妇刘莉莎正在发动旧金山当地华侨华人为武汉捐款时,便说:“我也要捐款表达心意。”虽然儿媳表示自己和丈夫已经代表家人捐款了,但是叶老太太还是坚持说:“我这几天看了电视,情况很严重,那边物资严重缺少,我也捐一点。”说罢便从内衣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夹子,抽出里面最大面额的100美金,递给了儿媳妇。

令人悲伤和遗憾的是,就在捐款后的第二天(2月1日),老人家便在家中仙逝了……

他,是个普通的“歪果仁”



“我是一名医生,是温州成就了现在的我,现在她需要我。”来自南非的布雷特·林德尔·辛格(Brett Lyndall Singh)说。

他的中文名字叫辛成乐,在温州生活学习已有9年, 2016年成为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呼吸科的一名实习医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辛成乐选择与温州医护人员并肩作战。他拍摄了抗疫预防知识、心理舒缓的系列宣传视频,利用自己个人社交平台上近20万粉丝的人气,宣传防疫知识,并向全世界介绍中国特别是温州的抗击疫情经验做法。

“我认识的温州人没有退缩,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战斗。”辛成乐说。

其实,像这样默默付出的平凡人还有很多,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做着不平凡的付出,让我们战胜病毒的信心更加坚定。

感谢这些默默坚守和付出的平凡者,待到疫情消散,和亲人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共同庆祝属于自己的胜利。


注:以上内容均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网相关新闻报道,鸣谢以下记者,排名不分先后。

杨毅、柴家权、刘芳青、李建国、徐金波、岳倩如、何力杰、吴涛、温孟馨、张林虎、朱柳融、王以照、黄恋、曾小威、李佳佳、张践、潘沁文、周悦磊。整理:丁宝秀 王凯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