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退群”成国际军备竞赛助推剂? 威胁全球战略平衡

据中新网8月2日报道 一年前的今天,美国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此后,俄美关系持续恶化,美国故伎重演欲再度“退群”,在军控领域与俄纷争不断。

  专家分析称,美国“急于摆脱其对外扩张的限制和约束”,有可能“打响国际军备竞赛的发令枪”。而美国的举动,只会“导致国际社会失去安全边界”,给世界制造更多动荡。

俄美分歧难以调和

《中导条约》存亡映照双方关系

  俄美两个大国围绕《中导条约》的较量,多年来一直持续。

  这份曾经被视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导条约》,由美苏在1987年签订。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为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在条约规定期限内,美俄共计销毁了2692枚导弹。


  英国广播公司评论称,该条约的签署,被视为是二战后美苏裁军谈判历史上,达成的第一个真正减少核武器数量的条约。它为美苏的核武竞赛减速,也为冷战降了温。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对中新网指出,《中导条约》主要起到战略稳定的作用,让俄罗斯和美国在发展相关中程导弹方面,有所约束和克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它在军备控制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但自2014年起,俄美双方多次为此条约产生争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表示,《中导条约》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俄美关系的变化。条约的产生意味着双边合作意愿的形成,以及关系的缓和与改善。而《中导条约》的作废,又是因为俄美交恶,双方继续维系稳定平衡状态的政治意愿消失了。

  2019年8月2日,《中导条约》正式失效,成为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又一牺牲品。随后一年,“美国跟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李海东表示,“实际上双方在涉及欧洲、中东和亚太等诸多领域的重大安全问题上,分歧都是根本性、难以调和的,俄美关系大的方向还是往低位走。”


美国再次将矛头对准俄罗斯

发展军力“无所不用其极”

  2020年5月21日,美国再次将“靶子”对准俄罗斯,以俄罗斯方面违约为由,宣布将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俄外交部给予坚决回应,指出美国指责别国违反军控条约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是美国自己在违反条约。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署,2002年起生效。缔约国包括美国、俄罗斯和大部分北约国家,被视为冷战后美欧与俄罗斯构建军事互信的重要措施之一。根据该条约,缔约国可按规定,对彼此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的空中侦察。

  对此,李海东分析称,由于全球的影响力和实力在下降,美国国内的政策精英们“一片焦虑”。他们试图打破任何对外扩张的限制和约束,从而能够在发展军力和对俄关系方面,“放开手脚,无所不用其极地采取各种举措”。

  姜毅则称,由于俄美政治关系的转换,双方在履行《开放天空条约》时屡屡产生障碍,这让美国觉得这个条约已成“鸡肋”。


美国“退群”脚步难刹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命悬一线?

  目前,俄美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只剩将于2021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旨在限制俄美两国部署的核弹头和运载工具数量。俄方已多次表示,愿不设前提条件延长该条约有效期,但美国反应冷淡。

  姜毅指出,续约的前景非常黯淡,从美国“退群”的惯性来看,现在一点想要“刹车”的意思都没有。美国继续在走一个追求“绝对安全”和单边行动的路线。

  李海东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分析:“美国想摆脱任何约束其发展不同类型武器的外部条约,从而自身能够在全球安全中以穷兵黩武、大力发展军力的方式,来保持它的优势地位。”无论今年美国大选结果如何,也不可能改变对俄罗斯敌对的基本立场,所以条约很可能会到期就失效。

  2020年6月底,俄美双方在维也纳举行了会晤,讨论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问题。会晤后,双方未就有效期延长等问题取得有效成果,仅原则上同意将举行下一轮谈判。


不愿扮演旁观者

欧洲“夹缝求生”难做选择

  美国一意孤行频频“退群”,让夹在俄美之间的欧洲,深表忧虑。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警告说,面对潜在的核军备竞赛,欧洲国家“不能将自己局限于旁观者的角色”。

  姜毅指出,欧洲还是希望,能够与俄罗斯至少有一个对话和合作的机制。如果美国继续走单边路线的话,就逼迫欧洲不得不做出选择。欧洲国家现在反对美国退约,也是为自身利益着想。

  但对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姜毅称,欧洲在这方面做不了任何工作。一是因为这个条约它们本身并没有参与,二是从最近这些年美国退约的一系列举动来看,欧洲国家的游说都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2019年8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表示,既然美国已退出《中导条约》,国防部将开始全面研发陆基常规中程导弹。数十天后,五角大楼宣布试射一枚陆基常规巡航导弹,射程超过《中导条约》的规定。

  李海东说,未来美国增加导弹在盟国的部署,将是个大趋势。而一旦美国突破了一些武器系统的限制,自主无限制地大规模研发,俄罗斯也会做出强硬应对。

  姜毅则认为,现在很多国家不愿意简单地“选边站”,所以美国从技术上来讲,研发武器以及生产装备都没有问题,但是部署上,会面临外交和政治层面的困难。


美国打响军备竞赛发令枪?

全球战略平衡面临威胁


从《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在单边主义的路上越走越远,由此引发的大国博弈,给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带来挑战。

  李海东指出,美国的安全观念是一种“你输我赢”的“零和思维”,为了确保自身绝对安全,不惜牺牲其他国家的安全。美俄之间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很可能会出现新形式的军备竞赛,不会像过去相互有条约的束缚。

  他说,这就意味着大国关系将处在高度不稳定的状态之中。虽然由于核武器的存在,使得大国之间发生大规模热战的概率低,但“代理人战争”,可能经常现身于未来的国际安全格局之中。

  姜毅也指出,美国的一系列单边举动是国际军备竞赛的“推动剂”,甚至可以说是“发令枪”。美国所有的单边举动都会刺激相应的国家,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会为了自身的防务,加强军事力量的建设。这样的恶性竞争,在一定时间内,恐怕会成为新的“潮流”。但新一轮的军备竞赛跟冷战时期不太一样,更主要的是追求质量,而不一定是数量。(完)


【编辑:孟湘君】


Recent Posts

See All

小乔看中国| 与高手合作,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总体策划专家研讨会在京召开

本报讯 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拟于2021年5月在天津召开,为做好大会总体策划和前期组织筹备工作,提升专业化办会水平,按照市委市政府领导重要指示精神,大会组委会秘书处积极与业内高手合作,委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于9月11日在北京组织召开了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总体策划专家研讨会。 会议由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宝国主持。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赛迪研究院、电子工业出版社、电子信息行业

小乔看中国| 世界智能大会产研对接 ——走进天津城建大学

本报讯9月8日,天津市信息安全、动力电池产业集群赵国强主任、世界智能大会组委会秘书处任丽伟副总经理一行到访天津城建大学,与城建大学副校长王中良、城建大学相关学院院长围绕产学研合作、成果转化、世界智能大会、企业需求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交流会上,王中良校长对集群以及世界智能大会组委会的到来表达了热烈的欢迎,介绍了天津城建大学本着“顶天立地”的建校原则,多年来深耕优秀人才培育,为天津市、为全国输送

小乔看中国| 全球艺场即将切入上海时间!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10月15日启幕

据新民晚报报道 今天上午,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新闻发布会于上海西岸举行。会上宣布,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将于今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期间举办,“艺术品智慧展示及交易平台”于9月15日发布会当天上线,并同步开放展商申报入口。发布会同时宣布,上海将在西岸着力打造代表艺术品产业高地的上海新地标——“西岸艺岛ART Tower”,并与富艺斯拍卖行、香格纳画廊、大田秀则画廊、阿拉里奥画廊、阿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