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光析全球疫情:警惕下一个战场,发展中国家!

“如果说中国是第一个阶段,欧美国家是第二个阶段,第三阶段应该是发展中国家,特别在非洲、南亚、拉丁美洲。”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10日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时作如上表述。放眼全球疫情,他预测,发展中国家极有可能是全球疫情的下一个战场。


全球疫情还看不见“亮光”

警惕下一个战场:发展中国家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0日8时21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59万例,死亡病例逾9.5万例。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何时能见“拐点”?这无疑是当前全人类最关心且最难回答的问题。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谈及美国疫情时曾提到,“我们开始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

在曾光看来,这样的判断或许过于乐观。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还没有看到亮光,在没有看到亮光之前,不知道隧道有多长,没有办法判断。”曾光说,新冠肺炎是全新的疾病,目前尚不能认识的东西太多,另外,也无法都拿中国防控模式、防控力度和防控时间来判断其他国家。

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检测能力、救治水平的不同,给全球疫情形势增添了几分不确定性,曾光预测,发展中国家极有可能是全球疫情的下一个战场。

“如果说中国是第一个阶段,欧美国家是第二个阶段,第三阶段应该是发展中国家,特别在非洲、南亚、拉丁美洲,这些国家的检测力量、救治能力可能问题都比较大,疫情在那里要持续多久,我们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访谈中,谈及海外疫情,曾光提到,疫情初期,海外病例很少,主要病例都在国内。“我们想一想,如果当时海外采取和中国同步的措施,那么他们应该比我们先控制住。因为他们病例少,当时大家都处于同样的水平。如果没有控制住,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可能除了武汉以外,还有别的源地,我们没有发现,也许在国外还有;另一个问题,也许是因为他们防疫措施不到位。

忆武汉“封城”抉择

心急如焚,再晚几天或又出现两三个武汉

1月23日10时,武汉关闭离汉通道,正式“封城”。让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区域中心城市“封闭”,这着实是个艰难的抉择,但是,当时的武汉和湖北,疫情已危急。

“我们当时提出这个建议是1月20号,武汉人不要出去,外地人不要进来。”作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回忆起两个多月前的那个特殊时期,用“心急如焚”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曾光说,专家组1月18日深夜到武汉,第二天通过对当地疫情的研判,了解到武汉的传播情况,了解了它人传人的情况。“当时我们为什么心急如焚呢?因为春运已经开始了。”

曾光说,“封城”是没有预案的,也没有时间做准备,“如果准备三五天再‘封城’,可能中国又出现两三个武汉。”

他认为,武汉“封城”实际是把中国分成了两个“战场”,一个战场是武汉,或者再广义地包括湖北;第二个是湖北省以外的各省份。

两个多月过去,谈及武汉的“解封”,曾光说,武汉人民确实做出了牺牲,他们坚守了76天。

在曾光看来,从“封城”到“解封”,武汉的疫情防控采取了几项关键举措。

这些举措包括成立战时指挥部、做到“四个收容”、迅速调动抗疫物资、严格的社区管控等,这些综合措施的效果使武汉疫情缓解,逐步跟上全国的步伐。

“水到渠成,武汉开封。”曾光说。

常态化疫情防控有啥挑战?

境外输入、疫情“暗火”、复工复产

中国本土疫情有所缓解,但防控形势并不能松懈。武汉“解封”之际,中国已在部署“常态化疫情防控”。

对此,曾光分析,疫情防控之所以要“常态化”,主要应从多个方面来理解。当前,中国的防控面临多方挑战,诸如境外输入风险、无症状感染者防控、复工复产背景下的动态防控等。

“传染病是全球的问题,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所以全球要不解决,中国的问题不可能彻底解决。”曾光说,只要国外存在着传染源,中国随时受到威胁,“现在外防输入的病例已经成为我们主要的病例了”。

此外,3月下旬以来,多地曝出的无症状感染者病例渐渐成为舆论焦点,相较于确诊病例,民众更担心“暗箭难防”。

在曾光看来,现阶段之所以把无症状感染者提得这么重要,和形势特点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就好像森林大火,明火烧完了以后最大的问题就是暗火,暗火就是无症状感染者。”他说,现在到了防范疫情反弹阶段,重点就是防控无症状感染者这些“暗火”。

曾光表示,现在可以松一口气,但是不能松劲。


“我们得复工复产复学,医院得全面开放,对国外也不能总关着门,我觉得在这种动态环境下,怎么做好防治工作,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

曾光说,公共卫生防治关键时刻不惜代价,但是从长期来讲必须考虑代价,必须考虑投入。最明智的投入就是流行病学情报,根据流行病学情报判断我们主要做哪些工作。

他提到,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之间得找到平衡点。

剖析海外防疫误区

群体免疫是书生意气,戴口罩有必要!

新冠肺炎全球蔓延,诸如“群体免疫靠谱吗”“到底要不要戴口罩”等等,一些防控疫情的观点曾一度引发巨大争议。

对于有关国家提出的“群体免疫”概念,曾光认为,这着实有些“书生意气”,拿到实践里行不通。

“当这种理论化成实践是非常可怕的。”曾光说,现在没有一个国家真正执行群体免疫,相反他们都在向严防严控的方向调整,他们也封城、禁足,甚至提出不许有超过两个人的聚会,比中国还严。

另一个引起国际争议的,是戴口罩的必要性。

“新冠肺炎是呼吸道传播,是飞沫传播,甚至还有可能是气溶胶传播,只要有这些传播在,就应该戴口罩。”曾光说。

“有很多海外朋友跟我说,海外华人这次感染率比当地社区都低。” 曾光提醒,对身在海外的中国同胞来讲,戴口罩很重要,虽然有些地方对华人戴口罩看不惯,甚至有肢体冲突的问题,但在海外一定要坚持戴口罩,同时勤洗手,不要去人群集中的地方。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