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看上海丨煌煌外滩多文艺,尖峰画廊也抱团—夜上海 格调

申之魅

今年夏季,又一家重量级的西方画廊出现在上海市虎丘路的琥珀大楼里,继蓝筹画廊贝浩登和里森之后,阿尔敏﹒莱希画廊选择虎丘路作为亚洲发展的新布局。


经历了11月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的旺季,12月又迎来了艺术市场的休整期。虎丘路一带成了新一季的秀场,在这条低调的小马路上,琥珀大厦和外滩美术馆隔街相对,观众可以在这里一站式地打探到新鲜、有趣的尖端艺术收藏。


图说:托马斯·坎托作品 官方图


- 青年力量“盲点”创作 -


除了三家西方画廊之外,坐落于虎丘路香港路交叉口的本土画廊阆风艺术空间,在近日推出展览《盲点》,海报必须戴上3D眼镜才可看出究竟。


德国留学归来的艺术家张翀策展之初,向15位受邀艺术家提出了一个“游戏规则”,在作品里要留下不为人知的视觉盲区,艺术家们根据“盲点”进行创作。这次展览通过每一个不同风格、不同个性的艺术家,呈现出另一种观看世界的角度和看待问题的方式。


比起讨论传统技艺的传承,崔凯探索那些被忽略的可能性,他选择了丢勒的素描“手”的图稿,用中国刺绣这一传统材料来重制,表明对艺术多元化的矛盾态度;李珂时常在作品中说到美好的初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她用随处可见的植物的叶片、种子、花蕊和米粒等创作,烤干之后形态和颜色有些保留了下来。拼接之后,赋予它新的意义,建立一个虚拟的诗意的生态世界,对极度细节、绝对精致的痴迷体验,创作的过程如禅修般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艺术家沈凌昊都将作品对准了星空,作品《与星空的距离》希望通过光在感光材料上短暂的“留光现象”,呈现一种时空观。


图说:沈凌昊作品·《与星空的距离》 官方图


孙月《逝》是一场和时间博弈的视觉游戏,她用瓷土制作了一朵枯萎的玫瑰,和鲜花放在一起,时间可视,枯萎永存,三周过后,观众再也无法凭肉眼从枯萎的花丛里找出那支“瓷花”;张翀把一朵玫瑰制作成巧克力盒大小的《玫瑰》切片,放在显微镜底下,切片里的玫瑰像万花筒里的图案支离破碎,它有玫瑰之名,又不是玫瑰,如果我们不知道玫瑰长什么样,是否能够通过这些碎片化的讯息得到真实呢?这和人类对宇宙的逐步认知多么相像。


- 顶尖画廊相遇外滩 -


皮埃尔·苏拉奇个展与米歇尔·欧托尼耶个展于上海贝浩登同期开幕。本次展览是苏拉奇继2014年在纽约画廊及2017年在东京画廊之后第三次与贝浩登的合作。新展中的9件作品来自艺术家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标志性“黑色之外”系列,另有一件创作于2010年的绘画作品和一件来自1986年的名作。欧托尼耶利用砖块或珠子等标志性的几何模块创作出由小及大不同尺寸的重要玻璃雕塑。在本次展览中,他呈现一系列全新的悬挂式项链状雕塑,连同一件类似砖块系列新作。这些标志性作品都选择在上海展现自己的艺术新实践。


图说:孙月《逝》 官方图


里森画廊是全球最具影响力及历史悠久的国际当代艺术画廊之一,代理60多位国际艺术家,目前在伦敦、纽约、上海设置了艺术空间。克里斯多夫·勒·布伦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双联作》于里森画廊上海空间正式开幕。这些二元性重重包缚于深浅不一、明暗交错、刚柔并济的画面中,延伸至展览的其余部分,连结着每幅双联作,例如《思绪》(2018)、《桥梁》(2019)。而勒·布伦相互映照的表达形式也在《一笔一画》中有所体现,艺术家的双手仿佛搭起抽象表现与自动书写的桥梁,左手主导而右手执行,一笔一画,相辅相成。这些双联作细腻回应着对作品的理解与感受,同时探索作为艺术家的实践。色调交响碰撞,将画布一分为二,一侧为浅,一侧为深,模拟着观者认知、思考和记忆的心象过程,仿佛跳入望远镜的视野,大脑汇聚着来自双眼不同景象。对勒·布伦而言,绘画的过程包括了其固有的二元性。遮盖与揭开,揭露与隐藏表现了绘画及其功能的精髓。


本月起,位于益丰外滩源里的德玉堂画廊展出法国青年艺术家托马斯·坎托的新作个展《交错》,这是艺术家托马斯·坎托在上海第二次个展,他的作品致力于超越及消解艺术与建筑之间的界限。他的雕塑性和绘画性的概念作品多受到他本人对于城市建筑结构的启发,呈现出艺术家对几何构造的迷恋以及对细节的高度把握。坎托的作品深受扎哈·哈迪德、奥斯卡·尼迈耶等同时代著名建筑师的影响,空间和运动的概念在托马斯·坎托的作品中被赋予无限的自由,他对于城市敏感性的灵感来源视幻艺术和动态艺术的经典形式。在他的每件作品中,纵深、几何形状、反射和幻象都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旨在令观众感受到视觉上非同寻常的震撼。


图说:托马斯·坎托作品 官方图


- 上海精彩亚洲之选 -

阿尔敏·莱希已在巴黎、伦敦、纽约、布鲁塞尔设有画廊,上海是他们的第五个分支,选择上海而不是香港,这家精品画廊在开业之初说,亚洲市场是画廊一直重视并希望在将来持续发掘,上海作为近几年发展迅速的亚洲艺术重镇,这里有越来越活跃的艺术活动蓬勃发生,藏家及观众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需求也进步得非常快。

许多画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画廊在上海开设空间,在目前捷足先登,充满挑战但非常令人兴奋。选择入驻外滩源地区,阿尔敏·莱希、贝浩登、里森、德玉堂等西方画廊以及对面的上海外滩美术馆,这样的协同增效作用可以把这个地方打造成一个很多藏家乐意光顾的地方。这里毗邻人流如织的外滩,又是有闹中取静的低调风格,比上海的其他区域,更适合接触热爱艺术的观众。(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

意无涯

亚洲文会大楼坐落于虎丘路上,这幢楼本身便是赫赫有名的上海博物院——近代中国出现最早的博物馆,也是上海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与上海图书馆共同的前身。1847年,英国皇家亚洲文会北中国支会募集社会资金,在虎丘路20号建成永久性会址,虎丘路因而得名“博物院路”。

联通毗邻的圆明园路和益丰外滩源,这一片区在上海近代史上的文化意义举足轻重。

眼下,众多一流的画廊、美术馆、拍卖行大门敞开,欢迎普通市民在那里度过闲适的文艺时光。(乐梦融)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