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 凉皮小记

(作者:西安馋嘴娃)虽说我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但因为我父母都是大连人,记忆中是上了大学才开始比较清楚一些西安的小吃的,对凉皮的酷爱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我们家后街有一家卖凉皮的店,生意极其火爆,我会时常光顾。摊主是个退伍军人,用一架三轮车做生意。排队的人很多,好几次看到有人为排队吵架。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大男孩对摊主说,"你的生意好棒啊!" 摊主却回答说,"好好学习,别像我一样将来卖凉皮。"


后来我就出国了,一转眼已经二十多年了。每次回国,有两件事是一定不会变的。一是我哥在咸阳机场接我;另一件事便是回家第一顿饭,一定要吃凉皮。


原来那家凉皮店,已经从三轮车改成了店面,一共改了三次。店面越来越大,越来越讲究,回西安的时候几乎是每天要去的。儿子不喜欢凉皮,所以一般就是他的妈妈,也就是我吃凉皮,儿子坐对面吃一个冰激凌等着。


我坐在那里比较喜欢观察周围的人,听他们讲地道的陕西话。有时看到一些女孩子坐在角落里,一边慢慢吃凉皮,一边看手机,就想着自己在她们那个年龄也经常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只不过是看着小说或杂志。要是拿到今天节奏很快的生活里来讲,这样的画面就是奢侈生活了。


这可能是离开熟悉的城市很长时间的一个好处。离开再回来,看到以前比较熟悉的事物,感受更深一些。


对小吃有情结的人,对大场面的饭局是不一定感兴趣的。记得第一次见我哥的女朋友,女朋友问怎么请妹妹吃饭。哥哥说: "我妹是一碗凉皮就能打发的人。不信你去问她想吃啥。" 我给她女朋友的回答,证明了我哥就是我哥。儿子因为生在英国的缘故,回西安是一定要吃一些西餐的。起初,西安的西餐店还不多见,就带儿子去了离家很近的金花饭店,顺便试试这五星级酒店做的凉皮。结论是,五星级酒店的凉皮像被用水清理过一样,味道不地道。还是得去街道上的小店里,那里没有受过高级训练的店主做出来的凉皮味道才正宗。


三年前的一天,我曾带儿子参观伦敦阿森纳足球俱乐部,意外地发现对面有一家西安餐馆。从此时不时就去光临,虽然来回要三个小时。儿子知道妈妈的凉皮情结,每逢母亲节或是妈妈生日,便会用零花钱请妈妈吃一碗。


再后来,我进的公司里有一些国内各地来的年轻人,也都喜欢西安小吃。一位女同事介绍了一家在伦敦市中心的新开张的西安餐馆。在那里和上司吃过一次工作午餐。我的上司是福建人,来英国很多年了,几乎不去中国餐馆了,很会保养。他拿着菜单看了几眼,说: "你们西安小吃已经过时了,什么凉皮,肉夹馍,油泼面,全是高热量的。"我反驳他说,吃健康食物靠的是理智,吃高热量的小吃靠的是热情。


另一位男同事也酷爱西安小吃,说他以前在上海的时候,有一次下雪天,不知为什么实在想吃老孙家羊肉泡馍,就坐飞机去西安,吃得心满意足,又坐飞机回到了上海。我狠狠地表扬了他对生活的热爱。

伦敦现在已经有五六家西安餐馆了,每家菜单上一定会有凉皮的。有的做得还行,有的却一般,因为调料不地道或凉皮不够筋道,但是依然阻止不了我在每家西安餐馆吃凉皮的热忱。每次坐在餐馆里,看到周围的人,就会想:"他们是西安人吗?是的话,是在西安的哪里呀?不是的话,怎么会想到来西安餐馆呢?"。无论如何,在国外吃西安小吃,是怎么也比不过在西安小店那样的情境的。


有时觉得这样很好,有一些人,有一些事,并不惊天动地,故事也断断续续,却让人想起来感觉很美好。(完)

Recent Posts

See All

英国中文教育促进会名师讲堂正式开课

2020年8月29日英国时间下午1点30分,英国中文教育促进会参与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名师讲堂】华文教师远程培训项目正式开启。这个项目得到了国务院侨办,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和北京四中网校的极大支持,英国的华文教师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国内外顶级专家的专业师资培训。英国72所华文学校和百多位华文教师参加了开课仪式,全球近千人线上观看。   开幕式由北京四中网校海外部主任翟影老师主持。中国驻英大使馆卢海

华裔混血市长新当选,祝福本地华人同努力

本报讯 阳光明媚的9月初, 朴次茅斯华人协会会所迎来了 本市新当选的市长Rob Wood和市长夫人来到这里和部分执委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会谈期间,市长首先做了自我介绍,他的母亲祖籍来自广东, 父亲是英国人,自己出生在香港, 两岁的时候来到英国, 1979年以来一直在朴次茅斯定居,2010年起担任朴茨茅斯市议员,曾任自由民主党儿童和教育发言人,儿童和教育内阁成员,治理和审计主席 。在成为议员之前,他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