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学学院学者出席大连夏季达沃斯,探讨数字时代的心理健康问题

Updated: Jul 4, 2019

(本报讯)公共健康和医疗向来是世界经济论坛长期关注的重要主题之一。7月1日至3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第十三届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斯)在大连举行。



伦敦大学学院主持了“创想研究室”(IdeasLab)专场,名为“与伦敦大学学院一起变革心理健康研究”(Transforming Mental Health Research with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发言嘉宾包括苏姗·施韦泽(Susanne Schweizer)博士(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系)、约瑟夫·海斯(Joseph Hayes)博士(伦敦大学学院精神病学系)和里克·亚当斯(Rick Adams)博士(伦敦大学学院计算机科学系)。


该专场协调主持为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大中华区科学总监杨晓红(图左一),发言嘉宾包括苏姗·施韦泽(Susanne Schweizer)博士(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系,图左二)、约瑟夫·海斯(Joseph Hayes)博士(伦敦大学学院精神病学系,图右二)和里克·亚当斯(Rick Adams)博士(伦敦大学学院计算机科学系,图右一)。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摄影:Sikarin Fon Thanachaiary


他们分享了各自正在进行的一系列研究,包括充分发掘心理健康电子病历的潜力、通过为大脑建模来为诊断和治疗提供信息,以及培养大脑对心理健康问题的适应能力等。


根据《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包括所有精神障碍和药物滥用障碍在内,约有15.5%的世界人口患有心理健康问题。


伦敦大学学院精神病学系约瑟夫·海斯(Joseph Hayes)博士认为这一研究有力地告诉我们心理健康的潜在需求,但是精神健康和药物滥用问题真实数据统计严重不足,所有国家都是如此,特别是在数据较少的低收入人群中,对精神疾病的关注和治疗较少。我们需要谨慎解释随时间造成的变化和国家之间的差异。


海斯博士指出,精神健康问题的根本原因有一些是遗传,遗传风险因人口而异。其他关键因素是社会和心理因素,可能会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类似的影响——压力、艰难的童年经历、社会不平等、贫困、药物滥用。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会相互作用,在个体中产生心理健康问题。

  

“心理健康研究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方面是,与健康相关的其他领域相比,我们的差距还很远。”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系苏姗·施韦泽(Susanne Schweizer)博士如此评述。“我们在预测哪种干预对谁有用方面,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不成功的。与此相关的大多数治疗方法成功率约为60%,甚至在成功干预后,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紊乱仍然经常发生。作为研究者,我们也希望公众能进一步意识到心理疾病对人类带来的巨大痛苦,以及由此造成的对社会和经济生产力的破坏性成本。”


令人振奋的是,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正在改变心理健康研究和治疗的前景。海斯博士在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工作重点是使用常规临床护理中收集的数据,然后利用这些数据为心理健康问题的潜在原因和治疗方法提供新的见解。由于这些数据的规模,他发现使用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技术对处理和理解信息至关重要。


“我们正在开发个性化双相障碍药物治疗的模型。目前有许多药物被批准用于这种疾病,但是我们不知道个体是否会对这些药物中的某一种产生倾向性响应或者遭受不良反应。我们认为决定性的一些信息隐藏在数据中。由此,如果辅助以遗传或血液检测数据,我们将会为医生和患者提供选择治疗的预测工具。”


施韦泽博士参与的工作是使用APP应用程序来锚定特定的认知过程,例如通过情绪调节的认知构建区块,防止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发生。“从发育神经科学我们知道,青春期是大脑发育过程中建立成功情绪调控的一个特殊重要的时期,我们希望针对这一过程开发的认知建构模块能证明是有帮助的。”


那么数字生活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和认知?许多人正在寻求“数字排毒”,但在超级联系也超级孤立的社会中,保持心理健康的良方又是什么?


海斯博士评论说,数字技术为社会带来了迅速而巨大的变化,改变了我们在组建团队、收集和处理信息、发展人际关系并度过闲暇时光的方式。平均而言,我们醒着的日常生活中,每12分钟就会有1分钟花在互联网上,而去年全球25%的人口使用智能手机。


“当代精神病学没有承担与这些变化同步的责任,很难完全理解这些技术将对我们的大脑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没有足够的证据用来评估这些技术在特定危害和心理健康方面的益处,这限制了我们进一步理解使用数字技术来改善心理健康的可能性。”


在个人层面上,海斯博士认为“数字排毒”还是有它的好处:“一段时间远离我的屏幕,与朋友面对面联系,阅读书籍,在大自然中散步,都极为放松。这些都不是我通过检查手机上的应用就可以得到的。”


“另一方面,人们一直对新技术如何对我们产生负面影响感到恐慌(例如电视),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


施韦泽博士也认为这是一个我们目前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不过,已经有一系列大规模、有代表性和精心设计的研究表明心理健康问题与数字设备使用之间没有关联。


然而,对于那些携带“线下”心理健康问题风险因素并将其带入在线领域的个人而言,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在线下遭受欺凌的年轻人更有可能遭受网络欺凌。


#英国 #英国侨报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