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抗疫群像②这个“卖吆喝”的人, 给英国医院捐赠了批试剂盒…

“我其实没干啥,就是个吆喝的。”面对记者的采访,李博伦显得十分羞涩。在这个无人敢外出的疫情期间,他从伦敦驱车前往125公里外的南安普顿市,向当地市政府和医疗机构NHS,捐赠了试剂盒,并详细介绍这批从中国远道而来新冠试剂盒的使用方法。3年前来到伦敦,现在在一家英国本地珠宝公司做市场分析和客户分析的工作,李博伦的工作背景,和医疗工作毫不相干,但在这一特殊时期,李博伦却将自己的能量发挥到了无限大。


说来也是因缘际会,在中国一开始爆发疫情时,李博伦出于热心,帮助英国华人社团,从英国寄了一大批紧急物资回中国;而如今又借助当时的渠道,帮助了现下情况紧急的英国医疗机构。“当时我在一个英国学生组织的筹款和信息分享团体中,刚好得知有个海外侨商的组织。他们筹集了500万个医疗手套,想要运到湖北,但苦于没有通行证。于是我找研究生同学,他在武汉有些渠道,后来通过联系总战部医院,专门提供了捐赠接收涵,帮英国社团送到医院里。”此外,南安华人协会也给河南信阳捐赠了两台呼吸机和一些防护服,李博伦也悉数让这些物资安全抵达。”


后来,李博伦通过他在北京校友的志愿者小组资源,每天在世界各地的联系物资,核查资质,货源,价格,物流等,最终帮助南安华人协会联系到了需要的医疗物资。“最初其实想捐的是口罩之类的。但是当时全世界的货源都很紧张,基本物资信息出现不到十几分钟就没了。到最后我们找到国内的厂商可以提供部分医用/家用呼吸机,还有部分防护服资源。就最后促成了捐赠。”李博伦很坦诚地说。


这一次,李博伦以志愿者身份加入了南安市华人协会,帮助当地NHS和国内的医疗团队对接,并自己已经捐赠了100个试剂盒给南安市政府。由于抗体测试盒不在NHS系统里面,在NHS里推广和使用试剂盒的难度是大的。不过好在南安市政府十分开放,愿意尝试试剂盒,以对疫情实现更多的控制,所以李博伦会需要和南安市政府对接。


“南安普顿的市长比较开明,他知道现在很多其他国家有十分严厉的限制举措,例如之前的中国、韩国、意大利等,所以愿意尝试试剂盒。但是我们也知道我们在这方面操作的局限性,只能说在现下阶段尽力。我们也会和他们沟通,例如什么症状适合使用试剂盒,如何去发放试剂盒。沟通顺畅的话,我们打算做一次筹款,再买一批试剂盒专门用于医护测试。”


在购买物资过程中,李博伦也遭遇到不少挑战,其中货源是相对较大的问题。“目前全世界的货源很乱,各地出了很多新厂来做医疗物品,质量上完全没法把控。”李博伦对这点的深刻印象,来自于当他打听从国内调配物资来英国的事宜时,就会有一些临时工厂出现。“但物资出口英国,是需要CE认证等其他资料的。不符合这个认证的货源我们都无法考虑。”


为什么要捐赠抗体试剂盒呢?李博伦认为,就我和国内医疗团队沟通的认知来看,这种检测方式是最好的说明谁有感染或者至少有接触过新冠。“英国现在轻症不检测,所有其他方式都无法协助定位轻症感染者。这件事情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必须能够定位传染源,才能从根本上控制疫情。所以我们希望这批试剂盒可以帮助控制大范围的扩散,让感染者可以重视自我隔离,也希望轻症能更早的被医院关注,防止转为重症后,消耗更大的医疗资源。”


“欧洲现在主要还是通过核酸检测来甄别。”李博伦告诉记者,根据他和国内援鄂医生的沟通,专家们认为现在病毒已经发生演变。“前期轻症患者的核酸检测假阳性很高,CT也不一定有症状。英国主要是轻症不检测,所以完全没有其他问诊数据,包括血常规,CT,核酸检测等。这是我们只能选择血液抗体检测盒的原因吧。”


“我们这批有400个试剂盒。”在抗疫物资稀缺的当下英国,400个试剂盒显得弥足珍贵。“我们捐给南安市政府100个,然后100个会给到曼城和兰卡,另外200个在伦敦。”面对记者的赞许,李博伦十分谦虚,“其实很多大家都有能力帮上很多忙,我只是多问了几句。”(完)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