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留学10年...他带动网吧事业风靡英国,在游戏中找寻自我!

导语:今天的主角陈兆荣是英国网鱼网吧的创始人,他14岁远赴英国读GCSE,早早就习惯独立的他在大学时期就开始了自己的未来人生规划,大一他组建小规模队伍打比赛,大二申请英国的企业家签证,正式开启创业之路!


他不放弃每一个机会,打破传统的行业模式,为电竞业注入新的活里和生机。他让英国人体验到了在中国打游戏的既视感,也帮助了华人学生更好地融入到留学生活中。


小乔——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创业的想法?


陈兆荣—— 我14岁就来英国读GCSE了,那时候应该是2010年年底。直到大二的时候,我开始认真思考未来的事业方向。


留在英国还是回国工作,这可能是留学生都会经历的一个迷茫阶段。对于我个人而言,出国留学10年,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继承家业了,这样的话就失去了出国的意义。


所以我开始去关注英国市场上的创业机遇。由于我自己是个游戏爱好者,同时我也发现从英国高校到华人学联,整体电竞的气氛跟氛围,都是非常活跃的。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地去接触这个圈子。


在深入了解之后,发现电竞市场其实很庞大,还有定期的华人联赛。2016年,当时我是大一,我们自己组建了一个小规模俱乐部队伍去打比赛,当时约有15-17位留学生队友,除了英国之外,甚至还有欧洲地区的同学,也会在周末时间飞过来和我们组队。本来只是玩票性质的,没想到拿下了英国两年全英高校联赛的冠军。这个比赛也为我后来创业建立了自信。


小乔——

当时你创业的初衷是什么?


陈兆荣——

我们希望用网鱼这个品牌来打破留学生的社交僵局,为留学生建立一个好的沟通合作平台。想要融入一个新的环境,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其实是比较困难的事,尤其是在英国或者其他海外国家,无论是留学生的肤色还是说话的口音,可能都会遭到轻视。尤其是身处伦敦这样多元化的城市,种族歧视更是常常发生。


但根据我之前的经验来看,在游戏的世界里是不分国界的,大家一直提倡game doesn't matter your color。它关乎的语言只有一种,那就是“由心的语言”。游戏唯一的目的就是赢,玩家可以跟玩家可以相互沟通,更有利于实现双赢。


小乔—— 那时候你才大一,就要和国内的网鱼网咖去谈代理的事情,对自己有信心吗?


陈兆荣—— 那时候只是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才去尝试着跟网鱼进行谈判,我自己把预期降得很低,我认为他们不会和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在校大学生合作。但我一直也没放弃,我做了充分的市场调研,利用暑假时间回国也在了解网鱼这个品牌 ,之后有持续的沟通,差不多5个月才拿到欧洲总代理的合约。之后开始着手办理企业家签证的事情。


小乔—— 你觉得是你们团队的哪一点,吸引到了网鱼总部,他们愿意给你们代理?


陈兆荣—— 我认为他们看中的是你有没有敢于尝试和挑战的勇气。对于网鱼来说,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能够全权对项目负责的合伙人,无论是对于电竞或者网吧行业都有很深的了解。而且有一个详细的计划书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未来三年的发展,如何筹划公司,通过怎样的商业模式去运营等等。


小乔—— 之后你在做企业家签证的同时,学业还在继续吗?毕业之前就已经做项目启动了吗?


陈兆荣—— 对的,当时是2017年,学校知道我在做创业项目,而且我也跟学校老师报备了情况。但由于我年纪太小了,导致我第一次的申请被拒签。当时我还在上海,其实心里挺着急的,也很难过。因为我是完全按照要求来提交材料的,他们没有理由拒绝我。后来两个月后我做了一次复审,重新递交了许多资料,包括学校的推荐信和导师对这个项目的看法,加起来总共3000多页的文件,这次顺利拿到了签证。


小乔—— 你们在和本地人谈合作的时候,你认为他们更看重的是你的团队本身,还是说这个牌子?


陈兆荣—— 其实都会有。我代理网鱼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有成熟的品牌帮我打开这个行业的大门,因为一个人要把品牌做到从无到有,再到小有名气是个漫长且困难的过程。我首先要知道品牌的成长路线是什么,然后通过研究把这种模式放到英国来经营。


但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吸引更多的本土人,这值得深思熟虑。对于华人来说,去网吧就是为了玩游戏,不需要过多的社交。但外国人个性比较奔放,他们喜欢在游戏过程中不断与人交流。也正是出于这一点,我们才想要打造一个无论是实用性、功能性都俱佳,同时社交也畅通无阻的环境。


小乔——

如何去赢得更多英国年轻人的关注呢?是用KOL吗?又是怎么样深入到当地的?


陈兆荣—— 其实当地英国人是很好接触的,他们对于新产品的接受程度,比我们想象的都要高。我们这家门店的员工大部分都是英国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每天相互传播资讯,网鱼已经获得了大量关注。


而且时间,资源不受限,无论是华人还是外国人都能来长期体验,不停地去创造游戏的内容,让客人之间可以进行沟通。此外,我们还会举办一些小型的比赛,增进员工和客人之间的感情。


小乔—— 你们现在还有线下比赛吗?


陈兆荣—— 这个门店开业后有一场三天的比赛(5月21—5月23)。报名的队伍高达45支,除了有两名华人以外,其他全都是外国人。本来预计的是每天8支队伍,每队5-7人,总共24支,现在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倍还多。我们在社交媒体网站发布消息,一些职业玩家会通过YouTube线上系统教学,粉丝也能看到比赛的信息和细节了。


小乔——

目前你们在和英国当地合作的项目上,都有哪些进展?


陈兆荣——

目前我们在和贝克汉姆的俱乐部谈合作,也跟欧洲最大的电竞俱乐部Fnatic签署了合约,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也准备和相关专业的大学及教授协商合作,更好地帮助选手提升技能。


小乔—— 最近也听说,你们和一些大学要准备签订电竞游戏实习基地协议,你为什么会想到做这样一件事?


陈兆荣—— 当年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如果能接受有人来指导关于游戏的商业化运作,我应该早就能成立自己的专业队伍参加了比赛,不然我们早就成立属于自己的队伍了。不管玩家是学生还是业余爱好者,他们其实很难了解到一个完整的比赛流程或者方案,尽管几年前有大学开始开放电竞课程了,但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


这对想要打职业比赛的选手来说是不公平的,而且我觉得这是未来可以发展的方向,所以我愿意和学校合作,目的是为了让更多游戏玩家去理解游戏的真谛、游戏的构造、游戏公司的体系、一支电竞队伍是如何组成的...


这样大家才不会单纯地为了玩游戏而玩游戏。当一个人有了目标,事情就会变得更有意义。网鱼玩家也并非大家口中的宅男,他们只是缺了些正确的引导,不知道如何把兴趣转为商业,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


小乔—— 所以你认为,游戏的价值是在于商业化吗?


陈兆荣—— 游戏的价值必定是商业化的。任何竞技类的产品,它最终都会是以商业化的形式呈现。例如足球,有人只是觉得它好玩,但是当你真正看足球比赛,这个“好玩”的背后其实是对整个足球体系的理解。每个位置所承载的任务,教练的辛苦栽培,以及所有成员的日夜付出...

游戏也是如此,不单纯只是为了寻找一时成功的快感,它更多的是玩家和游戏之间更深层次的交流。就像他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公司设计这款游戏的意图是什么,想要传达出怎样的情绪,这是普通玩家无法比拟的。


小乔—— 创业路上,除了之前办签证,你遇到过怎样困难或者挑战?


陈兆荣—— 应该是门店的装修吧。做第一家门店的时候,我完全不懂装修。当时没有经验,又身处异国他乡,还碰上冬季流感,隐约记得我和店长三人,累到发烧流鼻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月,那是我记忆里最惨的一个圣诞节了。


而且从国内拿到的装修模板方案都是中文,我们要一个个对应翻译,里面还有很多专业性名词,不知道如何转换成英文,网上也搜不到。


最后我们想到了一个蛮搞笑的方法。游戏《魔兽世界》里有挖矿这个功能,其中的金属对应了很多专业性名词。我们开了两台电脑,一台显示中文,一台显示英文,我们去对照。,才和当地的施工方完成对接,这也导致我们的店面延迟两个月开张。


而且我还记得开业前夕那几天特别紧张,2019年1月26号开业,23号门店通电,24号通网,那天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在通宵,做游戏云盘的更新以及电脑的架设,紧接着25号是媒体发布会。

那两周应该大概每天只睡3到4个小时,这是大家从未经历过的。包括所有员工的培训都是在两周内完成的。

初始阶段也没有想过会做这么大,那时候的目标是一年开一家店。现在第五家跟第六家都在启动了,业绩还是很可观的。我们第一年的业绩就做到了国内最好网吧的三倍,这也是能让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至少被更多人看到了。


小乔—— 去年疫情期间,你们在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开了一家门店,可以说是逆流而上。


陈兆荣—— 疫情的确是对整个英国包括全世界的经济危机,但危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避免的。在我们的判断中,它应该不长期存在的,大家总会回归到正常生活。


既然疫情有望在近几年内结束,那我们更应该好好把握时机,去拓展线下服务,慢慢带动经济恢复。而且疫情时期,无论是英国的房市还是商铺,价格一定会有所下跌,这也相当于帮我们节省了一部分资金。


目前我们已经有4家门店,第五和第六家在筹备中了,有员工将近80人,只有20%是华人,其余都是本地人,而且多数是90后。而且网咖这个行业目前相对来说较新,也能够受到一些资本的关注,这对我们未来事业的规划以及方向预估都是有好处的,资金流也不会过于受限。


(文:Hannah Lee;编辑:Haoxin)

0 comments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