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对偏见说不丨从学院作品到上海骄傲节,这次她入围了世界最大短片奖

Updated: Oct 18, 2018

英侨网 | 华人人物




(本报实习记者 于滢湉 图文报道)近日,中国青年导演谢晓珊的作品《粉色药丸》入围了第12届英国虹膜奖电影节,与来自其他19个地区的34部入围作品一同角逐奖项。

Iris Prize(虹膜奖)电影节放映现场


虹膜奖(Iris Prize)电影节成立于2007年,每年十月在英国威尔士首府卡迪夫举行,是世界最大的短片电影奖。虹膜奖电影节聚焦LGBT议题,通过公开征集,以及其他国家的合作酷儿电影节提名推荐两种渠道,征得来自全球的优秀短片作品,并向获胜者提供30,000英镑的奖金支持。​

《粉色药丸》海报


虹膜奖电影节策展人大卫卢埃林(David Llewellyn)表示,虹膜奖的参展影片质量在逐年上升。他们的合作伙伴香港同志影展和上海酷儿电影节每年都会向虹膜奖选送优秀作品,除此以外,他们也会收到很多来自中国导演的短片作品,题材非常丰富,但不是所有作品都能幸运地通过预选进入到最后的放映行列中。而虹膜奖电影节尚未有过中国导演获奖,策展人大卫卢埃林也表示非常期待。

《粉色药丸》剧照


《粉色药丸》是谢晓珊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作品,取材自真实事件,全片台词都是四川方言。它讲述了四川小城镇的高中生之间发生的故事:女主人公张鹤的日记被同学当众念了出来,之后她遭受到了恐同和校园霸凌,而同桌李波对她的复杂情感也酿成了不幸的结果。

故事展现了国内欠发达地区酷儿女性的艰难处境,这样的题材实属难得。影片放映后观众反响强烈,小乔采访到一位非常喜欢本片的小观众,她说:“这部影片非常有力量,我的心情很沉重,尤其是知道它改编自真实故事之后。我非常能理解女主角,仅仅因为喜欢同性就被当做病态,遭受欺凌,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 


​另一位连续参与虹膜奖电影节4年的观众说,她非常喜欢这部片优美的摄影和布景设计展现出的与众不同的气质。她认为电影节放映这些来自全球的优秀作品非常重要,能让英国观众了解到不同文化背景中的性少数群体。她还对参展虹膜奖的中国作品印象深刻,认为它们具有很高的导演和制作水准。


放眼国内外,LGBT题材影片在各大电影节屡屡获奖,酷儿影展也遍地开花。它们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大概因为这类题材更能反应出深刻的现实问题,讲述边缘化的性少数群体的影片,会放大其中涉及的矛盾。但看上去风光无限的同志题材电影,对中国导演来说创作过程是充满艰辛的。

小乔采访了《粉色药丸》的导演谢晓珊,与她聊了聊这部电影的创作经历,和她参与英国虹膜奖电影节的感受。


导演谢晓珊 (被访者供图)

英侨网:《粉色药丸》的故事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它和你的成长经历有联系吗? 谢晓珊:故事是根据一则社会新闻改编的,说的是一个高三女孩儿被三个同班男生下了药,事后男孩们辩解是想要帮她掰直。正好那段时间我在关注少年犯和校园霸凌 问题,看到这个新闻以后觉得冲击力很大,很难去想象一个高三的女孩儿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如何自处,同时这个故事也让我一下就有了共鸣,不是这个事件本身,而 是这样的环境我太熟悉了。那种因为我个人是在小县城长大的,那种环境的高中生们,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很单一,有时候受环境或者同学的影响,就会做出一些我 们现在看来很冲动很荒诞的事。


故事就是在这个新闻的激发下写的,剧本初稿的写作过程中,我就发现高中的那些人事甚至气味仍旧历历在目,许多人物原型来自我从前的同学,然后在里面加入了很多我对高中那种压抑的气氛、平静之下的微妙暗涌的记忆,故事的拍摄地也很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我的家乡。


英侨网:我注意到你的履历,你的本科是新闻专业,是什么使你对电影这个媒介产生兴趣并且最终选择学习电影?

谢晓珊: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因为那个环境太单一,学习艺术或者电影并不是一个摆在我面前的选项,但高中时,内心一大出口便是来自写作文和私人日记。我们高中 时代,在四川正好经历了汶川地震,报新闻专业的时候的确是出于一种冲动的新闻理想,希望能给社会或某些弱势群体一些正向的改变,但一上大学就发生了对我人 生影响很大的事件,使我跟这个社会失去了联结,更多的是转向自我。直到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一个老师让我们拍一个几分钟的改编影视片段,在写作这个小片段的 一个上午,我发现可以将自己过往的经历和感受用一种匿名游戏的方式表现出来,摊开给黑暗中的观众看,这东西太好玩儿了,当时一下子就感受到这种表达带来 的,可以说是震颤吧。以我当时的经验和资历,想进入电影行业几乎不可能,考电影学院导演系变成了唯一的选择,我也很庆幸自己几乎是“鲁莽”地做了这个选择


英侨网:本片的摄影诗意而富有美感,演员的表演也清新自然。你在演员选拔和影片的拍摄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尤其是怎样选到形象适合、表演自然的学生来拍摄这个可能敏感有争议的题材呢?

谢晓珊:演员的选拔是我整个前期筹备耗费精力和时间最多的过程, 我们在四川跑了十多所中学、职高,见了可以说是几万人,然后找到了这些主演。见梦思(饰演张鹤)时,她是奔着另一个角色陈雪来的,她尽力地把自己打扮得温 柔可人,当时觉得她并不适合陈雪,但因为当天几乎只有她一个女孩儿,要跟其他男生搭戏,就让她代替张鹤的角色去对戏,在那场冲突戏里,她一下子变得很敢 打,虽然很笨拙,但能看到倔强的气质。后来我们又找了很久的演员,绕了一大圈以后,她那种笨拙又无畏的形象还是留在我脑海里,最后就又把她找来了。

至 于小皮(饰演李波),我一见就知道是他了,他不像别的男孩儿那样放得开,但他拘谨甚至有些阴柔的气质和我想象中的李波很一致。我们试了一场戏,他突然的爆 发力让我和跟他对戏的男孩儿都一下被吓到了。他本人的气息看似温柔,其实内在有一种很危险不受控的成分,这让我一度很犹豫,因为非职业演员如果发挥不稳 定,对一个几十人的剧组来说可能会是个灾难。后来想了想,这不就是李波吗,就定下他了。


《粉色药丸》剧照


能和这些高中小演员们拍戏是我拍摄最享受的事,他们有天分,同时也很努力,完全地投入自己的角色,非常信任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天拍完大夜,小皮晕厥了,还进了医院,他打着点滴的时候,人还昏迷着,却一直在哭。因为他们都没有学过表演,他们只能拼了命投入真情实感,加上拍摄过程也很艰难,才会变成这样。

这一代零零后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很快,并不像整体环境那样保守。当然也有中学生拒绝出演的情况,但最后能过来的也是一帮愿意去躁一下、去尝试的小孩儿们,最后也才能一起玩得那样尽兴。


英侨网:我注意到影片的结尾处,在表现女主角遭受性侵之后的状态时,有种一笑而过的意味,并没有(如其他表现性侵的作品那样)展现出这件事对她的伤害。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轻松化处理影片的结尾吗?

谢晓珊:我并不认为最后走向法律才是一种严肃的解决方式,我也不觉得这个结尾轻松。对于这个比较开放的结尾,每个人感受不一样。这个处理是我能想到的一种最有力量的方式,张鹤并没有因此而走向消沉,反而确认了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也没关系,这是一种真正的自信。而对这样的一个李波而言,他付出过的感情、犯下的错误却可能让他一辈子怀有愧疚。

英侨网:你是怎样了解到英国虹膜电影节的?在上海骄傲电影节上获奖,对你参加这个电影节有什么推动或影响吗?

谢晓珊:我会参加虹膜电影节,还是因为上海骄傲电影节的推荐。也很感谢骄傲电影节的推荐,能让远在英国的朋友能看到来自一个中国小城的故事。而能听到一些来自其他文化背景的观众对影片的感受,我觉得非常幸运,也不枉所有演员和主创们付出的努力。


英侨网:从毕业作品获奖,到参加外国影展并入围,对你来说,作品被认可的过程给你带来了怎样的感受?你对国际间青年导演的交流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谢晓珊:参加国外的电影节一大感受是我们对于一些社会现象的讨论还很不充分,像我片子讨论的事情,几十年前国外的电影可能已经讨论过了。纵然每个国家产生某 个思潮的时间点不一样,但我们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另外,国外的学生作品,无论是题材还是电影语言都很大胆,真的是敢想敢玩儿,给我一种特飞扬的感 觉。

我很喜欢这种跨文化的交流,这些交流更新了一些我的认知,使我能从另一个视角去反思发生在我们社会和生命中的事。另外,做电影不管在哪个地方,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能看到其他国家年轻的电影人们都在用力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我也很受鼓舞。


英侨网:国外对此类影片有着更高的接受度,国内外不同的参赛经历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

谢晓珊:片子入围过一些国内的电影节,但我几乎没有真正参与和了解过其中的过程,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总体来讲,因为一些客观因素,我这个片子在国内电影节 得到认可会更难一些。国内也有一些不错的精神很独立的电影节,他们冒了很大的风险来做鼓励年轻创作者的事,对于这样的电影节和工作人员,我内心很尊敬他 们。

走过一圈儿以后,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真诚地面对自己去创作,电影节的口味可能是很主观的,但每一个作品却是创作者自己要花一年甚至数年的时间和精力的,重要的是用这些作品去表达你的所思所想,去标记你自己的生命,而不是某个电影节。

英国虹膜奖(Iris Prize)电影节官方网站:https://www.irisprize.org


(采访/摄像/剪辑:于滢湉;转载需注明出处)


#虹膜将 #英国电影节 #卡迪夫 #LGBT #中国青年 #中国导演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