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她为原型的油画火了,贵州援鄂护士长飞上海,看见油画的她泪流满面

4月23日凌晨,我买了机票直飞上海。最近这段时间,我就像坐过山车,2月4日接到电话赴武汉。4月2日,完成抗疫工作后结束隔离期返回铜仁。4月22日,得知靳文艺老师以我为原型的油画上了《人民日报》。23日凌晨,按捺不住的我立即决定买了26号的票,直接飞上海,去见见靳老师,也去看看自己。

  

这就是我向来“风风火火闯九洲”的性格。




图说:龙艳护士长和靳文艺老师在油画前合影。 来源:经济日报(下同)

上海很美丽

  

上海是座美丽的城市,不仅仅因为它的繁华。26日下午18时,我抵达上海。让我意外的是,靳文艺老师老早就在机场外等待了。之前,我俩并未就接机达成任何统一。走出机场时,他没能认出我。但他显眼的站位让我一眼就想到了之前在手机里看到的画家形象。“靳老师.......”我主动向他招了招手,他脸上等待的焦急表情立马绽放出喜悦的笑容,立即迎了上来,感觉就像我俩认了亲一般。当面与靳老师交流,我心底有些忐忑,他是画家,清华艺术硕士,我一个平凡的医护工作人员,专科毕业,我担心我们的话题会不会有“代沟”。然而,他接到我后的一个决定让我打消了所有的顾虑。“我带你去撸串吧。”担心我饮食上的不习惯,靳老师安排了我的伙食,细心的选择与贵州菜比较贴近的撸串。

  

随后的聊天随着撸串的进行,我感觉,很不错。




图说:龙艳和“抗疫天使”合影。

  

吃过饭,他带我领略了东方明珠的风采,体验了外滩的繁华。之后,来到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这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纪念塔塔身由三块高达数十米的擎天巨柱以三角方式相互依靠而成。夜晚,红色的灯光打在上面,犹如三把红色利剑直入云霄。这样的红色,让我立马对为国家兴亡,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更肃然起敬,作为援鄂医护人员,大家把我们称为英雄,而在先烈面前,我知道,我们很渺小。

  

那一夜,我站在酒店阳台前,看着城市到处闪烁的灯光,我久久不能入睡。

滴哥很暖心

  

27号,因为画展暂时闭馆,当天和靳老师约好去他的工作室参观。在酒店下,我拿出手机打了滴滴。一会,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师傅姓江,大概40岁,看上去沉稳老练,应该是一名有经验的驾驶员。行车过程中,起初我们也仅仅是简单的聊聊。然而,疫情总是大家讨论的热点,他首先提起相关的话题。“您是哪里人?来上海做什么?”江师傅听出了我的外地口音,主动问了起来。我把来上海看画展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并将画家以我在方舱医院的工作照为原型创作了一幅油画参展后,江师傅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感谢您为大家的付出。”江师傅得知后,眼里转泪花向我表达了谢意,这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也不知道用什么言辞去回应。“你们真不容易,今天我就给你免一单。”抵达靳老师工作室楼下时,江师傅竟然做了免单操作,他告诉我,作为普通“滴哥”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抗疫医护人员的敬意。同样,我也回敬了最诚挚的感谢。江师傅的免单,让我感动。作为医护人员,在疫情面前做了应该做的事,却受到了如此的尊重,这让我感觉很温暖。当天,参观了靳老师的工作室,他特意现场为我再画了一幅画,还送上了“抗疫天使龙艳”几个字。

  

下午,回到酒店,沐浴在洒进房间的一缕阳光,很温暖。




图说:龙艳护士长在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下留影。

看画展飙泪

  

28号,画展开馆,我和靳老师一起走进了向往已久的上海中华艺术宫。向往,直言不讳地说,因为这里展馆的某面墙上挂着“我”。靳老师介绍,因为这副作品比较感人,开展以来几乎成了医护人员的“打卡地”。在他的指引下,我来到了这幅《抗疫天使——2020年2月9日,武汉,晴》跟前,当我真正面对它时,还是抑制不住,眼泪哗啦一下就从眼睛里滑落下来。

  

这幅作品是那么真实,一下子把我拉回那些在武汉战斗的日子,我的同事们,患者老张、吴迪………以及我们离开时,武汉人民透过家里的玻璃向车队挥手、拿着脸盆站在阳台上敲打着欢送,回到贵阳省领导的迎接........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中。




图说:观展的阿姨用纸巾给油画中的护士擦拭眼泪和雾珠。

  

而就在此时,一名观展的老阿姨拿着纸巾站到油画前,边看边给画中的人物擦拭眼泪,同时,自己也留下了动容的泪水。看到这一幕,我更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姑娘,好样的。”当阿姨知道我就是油画中的原型时,激动的抱了抱我并解释,她看了这幅油画后很感动,她也不知怎么地,就想给画中的姑娘擦下眼泪。后来,靳老师告诉我,我大概哭了15分钟。这幅画里,我的眼角多了一滴泪珠,没想到当我站在它面前时,却饱含泪水。我的哭泣,一方面是因为感动,感动自己和战友们一起在武汉拼命的日子,大家都竭尽全力,一同抗疫。这次疫情中,我们松桃县民族中医院内二科主任杨军、内一科护士长钱洪飞、急诊科护师阳柳,他们都是我的战友,他们所做得远远比我还多。另一方面,我深刻的体会到,正是因为祖国的强大和日益昌盛,在全国上下一心和共同努力下,疫情很快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图说:亲吻油画。

  

看完这幅油画,我的上海之行总算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想到即将离开,我凑上前去,亲吻了一下油画,用额头在上面停留了片刻。之后,告别了上海,告别了靳老师,告别了“抗疫天使”。想想,和靳老师真是缘分不浅,多年前靳老师就曾就职于贵州日报社。是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和贵州商报的广告设计总监,想不到这一次依旧是因为贵州都市报的报道和牵线,我才和靳老师得以相见,也才有了我的上海之行。

  

感恩所有关心和爱护我们的人,作为一名普通的医护工作者,只要国家需要,我们一定义不容辞。

  

原标题:以她为原型的油画火了,贵州援鄂护士长飞上海,看见油画的她泪流满面 (转载自新民晚报)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