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英国人民最爱的画家 笔下有最浪漫的英伦风景




伦敦 Tate Britain 美术馆使用指南

No.2 威廉 • 透纳



1840年的英国,正昂首阔步地走在近代化的光明大道上。


一手攥着广阔的海外殖民地,一手握着大机器生产的的金钥匙,将世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累累战果”纳入麾下。


海洋,是英国打通世界板块的通道,而战舰则是将士们胯下的烈马。掌控了二者,便掌控了世界历史进程中的生杀大权


就是在这样一个辉煌的时期,人类对海洋的征服已经被歌颂了千千万万遍。


当艺术家们还困于“写实”的池藻内,比量谁画地更精美时,画家威廉•纳透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 已经抖了抖身上陈腐的淤泥,从一堆华而不实的自夸中翻身出来,退回到描写大自然本身


那里可以任由浪漫如诗般的想象力自由生长。


📷

透纳的自画像,画于1799年


如果之前英国画家们对英国风景的描绘是一篇“记叙”或者“议论文”,那么威廉•纳透的出现,则让这样直白的“记叙文”直接蜕变成一首缥缈的“”。他将风景画在历史上的地位带上了一个绝无仅有的高峰


透纳的作品,直至今天,都影响和定义了人们对英国自然的想象力


📷

Tate Britain 收藏着最多透纳遗留下的作品



1. 他是 “神童” 与 “启蒙者”


19世纪的威廉透纳是人们口中的“神童”:


14岁时的他就已经被破格招入了当时英国艺术的最高殿堂—皇家艺术学院;15岁时,他的作品被破格选入了美术学院举办的画展;26岁时,就已经成为了皇家美术学院最年轻的正式学员。

今天的他也被后人冠上了许许多多的名号:英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风景画家,英国学院派画家代表,英国自然派的先驱,著名印象画派的“远祖”,也是后来印象主义大师莫奈的启蒙者重要影响者……


他被誉为“光的画家”,“风景绘画中的莎士比亚”……


📷

《林肯郡格兰瑟姆教堂东北视图》 

North East View of Grantham Church, Lincolnshire,1797

📷

England: Richmond Hill, on the Prince Regent’s Birthday, 1819

📷

Petworth, Sussex, the Seat of the Earl of Egremont: Dewy Morning, 1810


他的画可以写实,也可以抽象;可以迎合大众,也可以独辟蹊径。


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安乐舒适的英国人不是吗?像一杯飘着醇和气味的茶。


📷

Campo Santo, Venice, 1842

📷

《迦太基帝国的衰落》

The Decline of the Carthaginian Empire, 1817


毕竟,他可是英国皇家艺术画廊里长久以来最钟爱的画家


画笔轻轻一扫,就能为英国乡村的阴沉天空带来富有灵性的光晕。


📷

Buttermere Lake, with Part of Cromackwater, Cumberland, a Shower, 1798

公众多么喜爱他,他笔下摄政时期 (1811-1820) 的英格兰充满了诗情画意的空气、水和阳光。这个地方,美都像是被麻醉了般可以静止。


📷

the Thames near Walton bridges, 1805

📷

View of Richmond Hill and Bridge, 1808

恬适、怀旧,从不招蜂引蝶。他的生活远离贫困、饥饿与痛苦。只是,他真的满足于这样“伊甸园”般的英格兰吗?


要知此时的浪漫主义情怀,从来都没有深深地扎植与民族想象力之中。

他知道,在他汹涌澎湃的内心世界里,一些盛大、血腥的东西已经开始躁动不安了。


十九世纪初期,这个建立在战争与掠夺之上的贸易帝国,强大而坚固的壁垒即将形成。


当他从名誉的庇护下走出来,才发现那里还有一个悲惨的、现实的英格兰等着他去涉险。



2. 旧朝代的衰落与新英国的崛起


1839年,威廉•透纳向公众展出了他的《被拖去解体的战舰无畏号》


更缥缈,更抽象,当19世纪的英国风景画中还从未见过如此“不像风景”的作品。


此时的他已经64岁了。告别了悠闲的田园生活,他不再是那个翩翩的伦敦诗人,画风逐渐狂野不羁,主题充满了混乱、战争和大灾难。然而就是在他艺术生涯的后期,真正的力量才喷薄而出。


📷

《被拖去解体的战舰无畏号》

The Fighting Temeraire Gugged to Her Last Berth to Be Broken Up , 1839

在1805年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退役的“战舰无畏号”被一艘小小的蒸汽船拖去海斯(Rotherhithe)解体。


老式的帆船被蒸汽动力所替代,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拉着它的蒸汽拖船,却不像是在隐喻某种反面势力,只不过是新生英国的一个真实写照。


当时的英国随着工业革命渐渐积聚起力量,等待着一场巨变。而透纳则给那些挣扎于往日辉煌和憧憬未来之中的大众,做了一个精准的定位。 


它像是一首挽歌,代表着旧英国的衰落和新工业帝国的崛起


在透纳眼中,大海不仅仅是人类征战的场所、财富的承载者,它也是一幕幕英国历史朝代轮番上阵的舞台。 它可以平静安详,也可以疯狂澎湃。


正是在那里,英国历史被摧毁、打捞或拯救


📷

《海上灾难》

A Disaster at Sea, 1835



3. 历史的污点"成就了"绘画史的顶峰


1840年,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览的两幅画中,埃德温•兰西尔的《陪审团》无论在表现度、辛辣程度还是技巧性都受到了评论家们的一致好评


📷

《陪审团》, 埃德温•兰西尔

Laying Down the Law, Edwin Henry Landseer, 1840


而另一边,透纳的作品 --《奴隶船》则受到了一致的轻蔑与诋毁。评论家们把这幅作品比喻成“一场发生在厨房的闹剧”。他们认为透纳的作品毫无定型、难以捉摸。


📷

《奴隶船》

The Slave Ship, 1840


这幅画重述了60年前英国黑暗的贩卖黑奴的历史


1781年,132个无辜的黑人奴隶从一艘名为Zong的船上被扔至加勒比海中,全部丧命。原因竟是因为贩卖黑奴的船长想获得保险公司的巨额赔偿。

在奔腾的浪潮中还可以看见船阴森的轮廓;海面上食人鱼和海怪正在吞噬着挣扎的人。


📷

📷

《奴隶船》局部


天空中并没有暴风雨降临的痕迹,但浓郁的红色与金色足以体现暴风雨似的冲击力。


这是一幅令人绝望的作品, 但透纳并不是想单纯地制造舆论,他想召唤一场台风、一场大动乱。


这是一个需要历史去补偿的罪恶。画面右上角的光明代表着殉难的奴隶们终将在自由来临的时刻得到救赎


他想让每个看过它的人,都觉得难以忍受,后背发凉,从而坚信奴隶制度是人类历史上难以抹去的污点


这是一幅十九世纪英国最伟大的绘画作品。透纳之前,从来没有人能够将传递的信息与表达形式如此完美地结合,如此大胆,如此反叛。


这次他用他的《奴隶船》,把英国绘画艺术的光辉历史推向了顶峰


📷

《光与色》

Light and Colour, 1843


但是批评家们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晚年的透纳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沉迷在自己狂暴荒谬的绘画中不可自拔。


他确实是个疯子啊,作画时的手法接近疯狂 -- 他不用笔刷或者油画刀,直接上手画;为了画好惊涛骇浪,他甚至把自己绑到暴风雨中的船桅杆上;为了捕捉到光和影的形态,他每天天不亮就站在田野上开始速写;甚至在临终之前,还要从病榻上爬起去临摹一具女尸的神态。


📷

《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铁路》

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1844


在他晚年对于大自然的描画中,已经为之后的“印象派”渐渐铺垫了引子。


烟雾和太阳光就是一幅画的内容,影影约约,又回归平静。他的表现手法甚至影响到了几百年后的现代艺术。只是当时,没人理解,也没人在意。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

《山景》

A Mountain Scene ‘The Val d’Aosta’, 1845


他年少便得志,受人追捧又冷落,也闯入过历史漩涡激流的中心。他的魄力,令那些迂腐的墨守成规者胆寒。没人像他那样有胆量去描绘海洋狂暴不安的景象。


这个曾经被英国视为珍宝的伦敦西区的怪老头、被尊称为英国艺术元老级的人物,拒绝了百万英镑的买卖,将他的300幅油画和约30000幅素描和水彩捐给了国家。其中Tate收藏的作品数量就高达总数的三分之二


Tate美术馆也从1984年开始,借用透纳的名字来命名一年一度的现代艺术奖(即透纳奖),它已经成为英国最著名的艺术奖项。


📷

2018年的透纳奖宣传页


📷

透纳的作品在Tate Britain


这就是为什么透纳仍然对我们很重要而且将来亦然的原因。


今天,在伦敦Tate Britain美术馆的Clore Gallery画廊,你就可以免费欣赏到透纳近两百年前的作品。


他把我们引入19世纪英国的海洋与风雨水汽里,前往英国已经落寞的帝国岁月,仿佛下一秒海水就会将我们打湿淹没。


随后他又带我们从海中逃离,回归到日出和日落的光影中,感受自然的情绪 -- 那是比单纯的感官娱乐更加厚重有力的东西。




(文:宋雨,图片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英国 #艺术 #Tate #TateBritain #透纳 #伦敦

Recent Posts

See All

高手云过招!第十九届“汉语桥”全英大区赛决赛在线举行

以“天下一家”为主题的第十九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全英大区赛决赛19日在线上举行。自2002年开赛以来,每年一届,吸引了来自全世界150多个国家,140多万名青年学生参赛。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生杨明获得比赛特等奖。一等奖是来自利兹大学的吴芮慈;二等奖分别来自考文垂大学的陆雨薇、赫瑞瓦特大学的罗斌斩获。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英国北爱尔兰议会议员、社会民主工党首席党鞭、北爱尔兰议会跨党派中国

法律专栏 | 英国制定新规则,房东将可重新申请占有令

一背景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曾介绍过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英国的住房、社区和地方政府部(Ministry of Housing, Communities and Local Government)颁布了紧急措施,要求房东暂缓启动“占有令”程序,使房东至少从3月27日起的90天内都不能启动该程序驱逐租客。 此后,该紧急措施根据《2020年民事诉讼程序(第2号修正案)(新冠病毒)规则》(The Civi

法律专栏 | 上海洋房成交价过亿,不如考虑在英国购买一套老洋房?

(文:中伦律所伦敦)随着电视剧《安家》的热播,上海老洋房再度进入人们的视线。然而过亿的成交价格往往让人望“洋”兴叹。这时候不妨考虑在英国搜寻老洋房。可能只需几百万人民币,您就能成为老洋房的主人,还能拥有房子底下土地的永久产权。 一购买老洋房的好处 如果您在英国购买一套全新的公寓,则很可能以租赁的产权(Leasehold)出售给您。不同于持有租赁产权的公寓,永久产权(Freehold)的老洋房对很多

投稿及新闻线索等相关事宜请联系

©2018 by 英国侨报 UK Chinese Journal.

12-13, Little Newport Street, London, UK